桐生可可事件未平息嘲笑清洁工的五期生炎上迅速道歉表诚意

hololive旗下Vtuber桐生可可与赤井心因涉及谈到敏感话题,而被关禁闭三周,至今第一周快结束了,两周之后她们将可能重回观众视野中,赤井心原本把推特名都改为“赤井はあと10/19復活”,预示着将在约定之日回归,但后来又把“10/19復活”删掉,该操作让一些粉丝感到一些忧虑——这是打算无期或毕业吗?这个还是等待约定之日到来再说吧,只要官方不发布什么公告,任何细微动作出现也不一定是暗示什么。

其实,我们国内主要是针对桐生可可一人,此前,因为同样是主攻欧美市场的鲨鱼噶呜·古拉演唱歌曲《Judgement》时,仅仅提到“for coco senpai”,这里就可以被许多人做文章了:你可以说她无心之失,你也可以说她有意为之,因为这段时期除了敏感话题外,就是这只虫不能提及,JP组全员在B站都删掉与桐生可可相关视频与暂停直播,那么EN组就能无所顾虑呢?这就是为什么鲨鱼的言论会被人盯上,不管她出于嘲讽或站队桐生可可,这句“for coco senpai”也是足够在我们国内小小“炎上”,但不是特别猛烈。

因为许多人都在奉劝想要烧鲨鱼的人,不如好好集火这只虫吧,侧重不分与分散火力,都不利于击溃这只虫,现在主要问题还是桐生可可,而不是远在海外的噶呜·古拉。不过,在近日,hololive旗下Vtuber又炎上了,这次事件看似与我们无关,也许粉丝会非常关心该事件,但经过可能是Anti的传播后,该事件却又能与许多人扯上关系,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那是hololive五期生雪花菈米、狮白牡丹与尾丸波尔卡进行《我的世界》联动时,她们连麦的一段对话视频被网友截取分享到N站上,后来B站也有搬运这段截取视频,一般人只看这段截取对话,都会认为他们在嘲笑兢兢业业的清洁工,如果再延伸下去就是广大劳动者,这就是为什么她们会被集火的原因。实际上完整视频对话起因,要从湊阿库娅开玩笑式地在评论说道,宝钟玛琳(船长)是工作20年的清洁工开始,然后五期生就聊太嗨了,也就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段对话,只不过截取视频把最后那句清洁工本身是个好工作删掉。

但是最后那句话也有点问题,因为还增加了“只是20年”的嘲讽,所以这段充满笑声的对话以及嘲笑清洁工的字眼存在较大问题,实际上不少爸妈会告诫儿女不好好读书,长大就要扫街或搬砖,以此来激励孩子读书,现实就是普遍存在诋毁底层劳动者的现象,但她们作为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聊到这个话题上,影响层面就不是父母教育孩子的简单几句话,而是会映射到真正的劳动者身上。

所以,到了第二天,五期生的三人就在推特上迅速为自己的不妥言论道歉,也提到hololive运营经纪人方面的警告,不管该事件是不是Anti的成功,还是她们本身的不妥言论,她们都承认这件事是自己的错,迅速道歉也是运营方的要求才去做。但是,我们依然对hololive表示不满意,因为对于桐生可可的处理态度与速度都没有这么迅速,是不是区别对待呢?

原本这是两件单独事件,对象、内容与性质都是不同,但因为她们都是hololive的Vtuber,Vtuber犯错是运营方培训管教不力,且两件事情发生时间相近,运营方表现出来的态度与效率差异,自然会让我们充满更多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