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爸爸!巴萨阿贾克斯竟有这血缘他们都得管这英国人叫师祖

欧冠四强名额,巴萨和阿贾克斯各占一席。假如说拥有梅西的巴萨重返四强在预料之中的话,一群乳臭未干的年轻人组成的阿贾克斯杀入四强,完全就是神话。多数球迷可能对寻找“两支球队身上共同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其实,巴塞罗那和阿贾克斯就是一棵大树上开出的两朵花,他们本身流淌有着相同的血脉。2014年,巴萨主席巴托梅乌接受媒体采访一语惊天下:“巴萨就是阿贾克斯的儿子!”

贵为巴塞罗那的掌权者,巴托梅乌为何罕见放低身段?只要回顾一下巴萨崛起的历程和原因,就会明白巴托梅乌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巴塞罗那和阿贾克斯双双挺进欧冠四强,这是克鲁伊夫的胜利,这是“全攻全守”的胜利!

相比阿贾克斯,巴塞罗那显然更财大气粗。这是他们成为世界顶级豪门的重要因素。但要追溯巴萨足球哲学的血脉,故事却不得不从阿贾克斯身上说起。阿贾克斯足球哲学由传统向前卫的演变,可以从一个教练身上看到缩影。

这是一位颇有造诣的英国人,杰克-雷诺兹分三段时期执教过阿贾克斯:从1915年到1925年,从1928年到1940年,从1945年到1947。这支球队所有的基础设施和足球哲学建设,几乎都是在雷诺兹的前两段任期内完成。俱乐部处于基本建设阶段,循规蹈矩是最把稳的选择。第三次拾起阿贾克斯教鞭,雷诺兹开始冒险——他创造了一些天马行空的进球套路,鼓励球员在场上展示自己的个性和特点。

阿贾克斯灵魂深处敢于冒险敢于探索的基因,正是发迹于雷诺兹。1965年,阿贾克斯迎来了一位时代领路人,在一些小球会练过级的米歇尔斯接过阿贾克斯教鞭。米歇尔斯对于雷诺兹并不陌生,他是根正苗红的阿贾克斯人。雷诺兹大刀阔斧对阿贾克斯进行改革,米歇尔斯正是在阿贾克斯效力。雷诺兹在米歇尔斯心中留下的火种,米歇尔斯决定将他在阿贾克斯发扬光大。彼时,四名后卫就应该老老实实的一字排开,最大程度的保护守门员。后卫线压到对方半场,那对方岂不是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来完成突破射门?

主教练倘若进行这样的尝试,就是赤裸裸的犯下杀头大罪。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米歇尔斯开始了一场随时可能身败名裂的冒险。当阿贾克斯面对对手的压迫防守时,米歇尔斯就鼓励他的中后场球员打破站位限制,积极去参与进攻。但是中卫前压助攻,他的位置就需要其他人来临时代替。这就涉及到很多人的轮转换位的问题,除了更大的体能考验,场上的球员必须要具备打不同位置的技术。

当时让一名中锋去踢中卫,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米歇尔斯的比赛中经常出现这样的临时换位。米歇尔斯率领荷兰队勇夺1988年欧洲杯冠军米歇尔斯率领荷兰队勇夺1988年欧洲杯冠军,米歇尔斯的前方一片黑暗,他和他的助理教练们也只有摸索着前进。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让冒险的道路变得宽广明亮。从1957年加入阿贾克斯青训的第一天起,克鲁伊夫就展示出他独一无二的足球天赋——盘带出色、跑动鬼魅、传球精准、视野开阔,技术层面几乎没有弱点,能胜任前场多个位置。1964年,20岁的克鲁伊夫升入阿贾克斯一线队。

他喜欢在场上充分的自由跑位,而米歇尔斯跨时代的战术革命正需要这样的天才检验成色。后来的种种历史证据表明,其实当时克鲁伊夫远比米歇尔斯更想“全攻全守”。米歇尔斯的继任者科瓦克斯曾经说过:“该战术实际上是克鲁伊夫的杰作。多亏了克鲁伊夫聪明才智和良好的空间感觉,阿贾克斯那种充满内在变化和流动性的阵型才得以实现。”

当年克鲁伊夫的队友也有过类似的表述:“克鲁伊夫总是在谈论球员该如何跑动、如何站位和往哪儿移动之类的问题,总是些关于制造空间和占据空间的问题,就像是球场上的建筑学。我们总是一起讨论球速、空间和时机这样的问题。”

即便这样,米歇尔斯还是需要用实打实的成绩证明自己走在对的路上。1966年12月份,阿贾克斯在欧冠赛场5-1大屠杀利物浦,这场比赛的结果震惊了欧洲。阿贾克斯黄金一代在突如其来的媒体追捧中快速成长,1971年,米歇尔斯作为教练带领阿贾克斯获得了欧冠冠军。

1974年,米歇尔斯执掌的荷兰队一路过关斩将杀入世界杯决赛,尽管决赛当中1-2惜败德国队,但此后多年人们提起那场比赛说的更多的是——那是“全攻全守”第一次在世界杯赛场绽放。这是阿贾克斯和荷兰足球自破自立的故事,似乎与巴萨没有任何关系。然而,米歇尔斯和克鲁伊夫一起把火种带到了巴萨,巴萨正是借鉴阿贾克斯的足球基因,成长为一棵永远的参天大树。

在阿贾克斯赢得3座欧冠冠军和8座荷甲冠军后,克鲁伊夫打算出国接受挑战。阿贾克斯本来打算将克鲁伊夫卖给皇马,双方一度已经达成了一个基本价格。然而,克鲁伊夫本人更愿意前往巴萨和自己的恩师米歇尔斯再聚首。就这样,师徒二人成为了阿贾克斯和巴萨间实现基因输送的桥梁。当克鲁伊夫1973年到达巴塞罗那时,巴萨已经14年没有染指过联赛冠军了。

克鲁伊夫一心追溯恩师米歇尔斯在巴萨继续发扬“全攻全守”,但米歇尔斯的巴萨执教生涯却难言高光。尽管他也为巴萨带来1973-1974赛季的联赛冠军,但这在巴塞罗那俱乐部的功勋本上根本不值一提。

约翰内斯肯斯后来也来到了诺坎普和克鲁伊夫一起,但是阿贾克斯和巴萨之间的联系在当时还缺乏连续性或者说目的性。恩师米歇尔斯在巴萨推行“全攻全守”的阻力和失败,克鲁伊夫一直看在眼里。

作为球员在巴萨的日子,除了染上巴萨血缘之外,克鲁伊夫看清楚了俱乐部上下的权力体系。恩师在这里为何未能取得在阿贾克斯的辉煌,克鲁伊夫心中早有答案——诸如此类的认识对他日后回归巴萨执教或管理至关重要。1988年,退役后在阿贾克斯执教了3年的克鲁伊夫,正式从阿拉贡内斯手中接过巴萨教鞭。

这一段光辉岁月,创造了阿贾克斯和巴萨之间永恒的联系。克鲁伊夫接管巴萨之前,巴萨荣誉室内仅有10座国内奖杯,欧冠冠军一个都没有,这根本无法与皇马相提并论。当然,巴萨一直都是一支伟大的球队,但似乎缺乏一种稳定性,缺乏真正能够立起高楼大厦的基石。

这块“基石”是一种从上到下的思路,是一个大时代的方向。克鲁伊夫怎么掌舵呢?他从阿贾克斯搬来一块砖做巴萨的基石。克鲁伊夫一开始在巴萨灌输的那套战术体系、建队理念——多半是他作为球员和教练在阿贾克斯积累的心得。

为了在巴萨站稳脚跟,克鲁伊夫一面改造现有球员的踢球观念,一面接二连三买来一些老部下。他的权宜之计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巴萨在联赛层面逐渐一家独大。争金夺银是克鲁伊夫长留巴萨必须做的事情。但他心中很清楚,要想真正的实现“全攻全守”——只有从七八岁就向孩子灌输这个足球理念,并且球员必须始终如一的接受熏陶。

从小就通过教会球员以某种方式踢球,行为以及生活,就会形成一个新的文化,然后潜移默化地创造出球星。拉玛西亚在克鲁伊夫到来之前已经存在了7年,但克鲁伊夫赋予了他高贵的灵魂。当时克鲁伊夫不仅执教巴萨一线队,他还为拉玛西亚制订了严格、详细的训练方案。

在这个过程中,拉玛西亚选才的标准发生了本质变化,这也是日后哈维、伊涅斯塔和梅西这样身材矮小的球员能在这里脱颖而出的根本原因。其次,克鲁伊夫还下了一个“死命令”:所有巴萨青年队都用一样的3-4-3阵型——这是直接从米歇尔斯那里偷学来的,并且都要尝试用最短时间触球的方式传球,也就是极致攻守战术(Tiki-taka)。

当时一家俱乐部签约七八岁的球员时闻所未闻的事情,克鲁伊夫主张一旦发现可造之材,就提前签下合约,让小球员尽快进入拉玛西亚接受训练和熏陶。现在再回想这些小事情,很多人立马就会想到梅西和伊涅斯塔。直观上而言,这也正是克鲁伊夫为巴萨做出的贡献。

在克鲁伊夫的足球哲学影响下,拉玛西亚开始出产一批世界级球星——瓜迪奥拉成为了第一个完全按照克鲁伊夫理念塑造成型并从拉玛西亚传送带上运下来的伟大的球员。在场上怎样踢“全攻全守”?怎样踢Tiki-taka?瓜迪奥拉就像克鲁伊夫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根本不用克鲁伊夫撕破嗓子喊,这些东西就在瓜迪奥拉和他队友的血脉里。

何时收缩、何时伸展,何时后退、何时进攻——克鲁伊夫就像写了一套电脑程序植入球员们大脑一样。从小接受“全攻全守”思想熏陶的球员逐渐升入巴萨一线队,这正是克鲁伊夫的终极心愿。在克鲁伊夫掌管球队的8年里,巴萨赢得了四次西甲冠军,一次国王杯冠军,一次欧冠冠军,一次欧洲优胜者杯冠军,以及一次欧洲超级杯冠军。

他的这支梦之队在诺坎普对优秀做出了新的标准,并且被所有的后来者所追求。至此,荷兰几代足球人追求的战术思想,终于从“野路子”变成了世界的主宰。

克鲁伊夫执教巴萨的时光在1996年落幕,但他的足球思想却永永远远的根植在了巴萨队魂里。也是从克鲁伊夫开始,一个又一个的荷兰教头尝试着在巴萨实现自己的抱负。范加尔同样在阿贾克斯取得过辉煌履历,他执教巴塞罗那,大批的前阿贾克斯球员涌入巴萨——荷兰球员和荷兰教练,在巴萨实现着发源于荷兰的足球思潮。这更加让阿贾克斯和巴萨水融。

后来,里杰卡尔德在克鲁伊夫的支持下执教巴萨。里杰卡尔德球员生涯和教练生涯最大的养分来源,正是克鲁伊夫。里杰卡尔德执教巴萨时期,幕后掌舵的人就是克鲁伊夫。里杰卡尔德之后巴塞罗那的故事,每一位球迷都耳熟能详。

巴塞罗那进入了“克鲁伊夫式循环”——无论新的主教练是谁,只要他出身拉玛西亚,在巴萨踢过球,就都是在“全攻全守”的足球哲学下成长起来的。瓜迪奥拉在巴萨的现象级成功就是最佳案例。在瓜迪奥拉的带领下,巴萨赢得了三次西甲冠军,两次欧冠冠军,两次世俱杯冠军。

初出茅庐的瓜迪奥拉赋予了巴萨充分的战术新意,但拉玛西亚优秀毕业生才是“梦三”横扫欧洲的根本原因——梅西、普约尔、伊涅斯塔、哈维、巴尔德斯,这些明星球员的大脑里、身体里装的全是克鲁伊夫和足球理念。

现在再看巴萨主席巴托梅乌那句“巴萨就是阿贾克斯的儿子”,立马多了几分合情合理。其实巴托梅乌当时还说了这样一句话:“多年以来,我们始终关注着阿贾克斯的青年队,并对他们的训练以及组织模式怀有极大的敬意。多亏了克鲁伊夫,我们才能从阿贾克斯身上学到很多。但在生活中,儿子有时候就是会超越父亲。”

2007年,这对血脉相承的“父子”终于进行了迟到多年的认亲仪式。由阿贾克斯的技术指导马丁凡吉尔发起,巴萨和阿贾克斯建立了一个更为正式的合作关系。两家俱乐部互换理念,共享信息,尤其是在教练和医疗保健方面。巴塞罗那和阿贾克斯相互独立,有着不同的文化和特征,但是他们共享相同的理念和做法。

阿贾克斯在前面开拓新路,巴萨则紧跟上把它打磨到完美。巴萨和阿贾克斯携手挺进欧冠四强,最愿意看到这一幕的,当然是球圣克鲁伊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