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排名世界第2却屡次爆冷出局捷克足球黄金一代却让人怀念

最终梅开二度带领球队赢得了比赛的胜利。捷克足球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让球迷们这么兴奋了,

内德维德,捷克历史最佳球员,2003年欧洲金球奖得主,超强的战术适应性,全面的技术,坚韧不拔的意志力,完美的人格,极高的职业素养造就了一代捷克天赋。齐达内曾经赞誉捷克人是世界最完美的男性,作为捷克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内德维德的职业生涯将会成为永远不能磨灭的永恒传奇。

而以内德维德代表的黄金时代的捷克足球,那悠远的波西米愫,掺杂着那份东欧特有的钢铁情怀,将在人们心中久久徘徊。

生命如流水,只有在他的急流与奔向前去的时候,才美丽,才有意义——捷克民族向来以铁血柔情著称于世,波西米亚的浪漫情怀,加上哈布斯堡带来的铁血,两者相融,便酿成了这坛好酒,历久弥新。

捷克国家队,那些白色的精灵们似乎已完全远离了我们的视线——内德维德,波博斯基,斯米切尔,博格,扬科勒,这些褪去铅华的名字一旦被人提起,眼前便像一场大幕拉开,上演起那段浪漫往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支自己的捷克队,每个人梦里,都有那段绝美的回忆。

照片上的内德维德出现在1996年的欧洲杯上,正是这届欧洲杯,让无数的球迷情定布拉格,24岁的内德维德风华正茂,短碎的头发掩盖不了眼中的杀气,捷克天王刚刚启程,便迎来了自己的荣耀时刻——捷克一路凯歌,杀进决赛,但最终倒在比埃尔霍夫的金球下,最终屈居亚军。

但没有人会对这个亚军抱有太大遗憾,24岁的内德维德,24岁的波博斯基,23岁的博格,23岁的斯米切尔,他们才是今后欧洲的天空极限,他们才是捷克未来的希望。

捷克足球秉承东欧足球的一贯传统,铁血刀锋式的战术体系,坚韧不拔的作战素养是东欧足球留给我们最大的印象——如果说西欧诸强是柔和浪漫的葡萄美酒,那东欧足球,则更像烈度超群的伏尔加,带有足够大的烈性和后劲。而捷克人偏偏天赋超群——他们既不是典型的东欧足球典范,也不是西欧足球浪漫主义的代表,他们是这两者的完美结合品。捷克队拥有内德维德这样的钢铁战士的同时,更拥有飘逸的波博斯基,和充满艺术和想象感的博格,这样的足球文化让人不得不让人钦慕,让人为这股打法整齐却个人技术出众,球风顽强却有着浪漫气息的攻势风暴所折服——浪漫的小提琴琴声背后,总有浑厚凝重的大提琴相符,这样的乐章将更加完整,更加令人难忘。

于是,捷克足球开始翱翔——1997年,捷克人居然在FIFA的世界排名中名列第2,仅仅屈居巴西人之后,拥有大把年轻球星的捷克队开始憧憬自己的光辉未来。

老天就是这么捉弄人,捷克竟然没有进入法国世界杯的决赛圈,风华绝代的捷克天才们只好再度希冀于两年后的欧洲杯,等待就是一种遗憾,生命有自己的保鲜期,遗憾,往往是无法补救的。

2000年欧洲杯,一个莫须有的点球,荷兰淘汰捷克,一路杀进半决赛——当然,荷兰人为这个莫须有的点球付出了惨痛代价,他们的6个点球,成就了圣图尔多。

但是,捷克人再度与自己的梦想,失之交臂——也许遗憾可以用坚持来补救,也许失落可以用热血来洗刷,也许你不会因为成败而论英雄——捷克国家队或许永远只是一个悲剧,但捷克的球员,却已经开始扬名立万,开始统治足球——内德维德之于拉齐奥,斯米切尔,巴罗什之于利物浦,罗西基,扬科勒之于多特蒙德——数不胜数的捷克天才们统治着一只又一只的豪门球会,他们的精神和球技,感染着一代又一代的球迷。

伟大的内德维德,在2002-2003赛季欧洲冠军联赛半决赛淘汰皇马后,内德维德的一次犯规让他领到一张黄牌,捷克人随即跪倒在球场上,痛苦的面容深埋在垂着的金发下,由于此前比赛中他已经得到一张黄牌,累计两张黄牌将使他无缘最后的决赛。夺得欧冠奖杯一直是捷克人职业生涯最大的梦想,但终究没有实现。

内德维德掩面哭泣的场景——这一跪,击碎了无数球迷的心,这一跪,击碎了欧足联的心,这一跪,内德维德瞬间永恒!

当铁血遭遇命运的折磨,它的选择,往往不是屈服,而是永恒——万般无奈不可改变命运的安排,但坚定不移的赤血刀锋,却可以在命运的天空中撕破一个裂口,让阳光照进阴暗的角落。

莫道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捷克足球的铁血柔情,在内德维德的这一跪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让人折服。

时光继续它的脚步,2004年欧洲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套首发阵容——切赫,扬库洛夫斯基,格里格拉,乌伊法鲁西,伊拉内克,波博斯基,加拉塞克,内德维德,罗西基,扬科勒,巴罗什—— 一套足以称霸世界的首发!

但是,结果还是悲剧,毋庸置疑,捷克爆冷出局,内德维德们的最后一次称霸梦想宣告破灭——但抛开功利因素,捷克队却为我们上演了欧洲杯历史上最伟大的逆转——小组赛面对荷兰,罗本大发神威,前20分钟便2-0领先,但捷克队在内德维德的带领下,巴罗什和斯米切尔在补时阶段进球,最终3-2逆转荷兰进入8强;淘汰赛,捷克人在2-0领先的大好形势下,被疯狂的土耳其人13分钟3球逆转。一届杯赛,疯狂的逆转和被逆转,如此精彩的场面前无古人,如此荡气回肠的比赛也很难出现第二次,捷克足球虽没有赢得功利上的成功,却永远的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景仰,那种极具战术性的打法,辅以钢铁般的意志,捷克足球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巅峰。

2006年,德国世界杯,一切都已是夕阳西下,34岁的内德维德,34岁的波博斯基——青黄不接的捷克人,在一路楚歌下,目送黄金一代的离开。

于是,铁人最后一次跪倒在深爱的绿茵场上,为捷克,为这只超越一切浪漫,超越一切情感的球队,他们最终纵情的离开。

德国队,我们看到意志;英格兰队,我们看到历史;法国队,我们看到浪漫;葡萄牙队,我们看到古典。但当我们看到德国人的死板,英格兰人的自负,法国人的自恋,葡萄牙人的软弱时,我们却总能想到这只集激情,浪漫,古典,纪律,硬朗于一身的捷克军团,想到他们的风华绝代,想到他们的功亏一篑,想到他们的永恒。

时光荏苒,我们再也无法回顾逝去的青春,五光十色中,总有这份真情荡漾在绿茵场,总有那份思念离不开港湾,在柔柔的回忆里曼妙飘扬。让我们搭乘记忆的列车,再度回忆那段峥嵘岁月,品味属于捷克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