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得好?以后别打了!他带摆烂队杀到西部第一

赛季刚开始时,可能谁也不敢想象开赛三个星期后排在西部第一的球队竟然是爵士队。而现在,当马尔卡宁轻松拿下23分率领爵士前三节轰下115分狂胜湖人队时,恐怕已经没有人会对“爵士很难打”这个概念表示怀疑了。

当然,爵士最终成绩怎么样还要看后面的70场,但至少有一件事是确定的:23号劳里-马尔卡宁如今真的展现出了巨星风范,赛季至今他场均21.9分8.8篮板2.7助攻,命中率52.9%,全都是生涯最高值,照这个节奏来看,全明星和进步最快球员恐怕都将是他的囊中之物。

其实看过夏天欧锦赛的球迷绝对不会质疑马尔卡宁的实力,专家们在他身上早就达成共识:马尔卡宁的能力毋庸置疑,关键是怎么把他放进一个体系中。而今年在爵士队,34岁的少帅威尔-哈迪显然围绕马尔卡宁打造了一套非常舒服的战术体系——在这套战术中,马尔卡宁站在了更适合他的三号位,第一次成为球队的头号攻击选择;而在他的身边是两个可以帮他弥补漏洞的完美搭档:速度极快的四号位范德比尔特,和当今最优秀的策应中锋之一奥利尼克。

这样的人员搭配隐藏了马尔卡宁的防守缺点,放大了他的进攻优势。不过虽然是球队的头号得分手,但马尔卡宁并没有无限开火权,在对湖人的比赛里,马尔卡宁甚至直到第二节才第二次出手完成得分。事实上,马尔卡宁没有那些刻板印象所说的过于在乎球权,绝大多数时间依然在打严谨的战术球——可能连他自己也想不到,如今作为弃将被处理给爵士的他竟然在今年第一次感受到了“效力强队”并且“当核心”的快乐,毕竟按照原本的计划,他现在很可能还在骑士不咸不淡的当并不合适的拼图,然后看后卫们的脸色行事。

毫无疑问,马尔卡宁是幸运的,百废待兴的爵士缺一个核心,而他正好填上了这个位置,这正是他整个篮球生涯都梦寐以求的。

劳里-马尔卡宁出生于芬兰北方城市万塔,这里悠闲惬意,节奏舒适。在芬兰,体育迷们已经习惯美国时间的比赛:这个国家向NHL输送了247位冰球运动员,现役的就有37个。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冰球强国,但篮球,打的人并没有多少。

不过,劳里-马尔卡宁是个例外,或者说,他也没什么可选的。他的老爸佩卡和妈妈里卡都是职业篮球手,佩卡身高2米11,主打中锋,曾经代表芬兰国家队打过129场比赛,3次当选年度最佳篮球运动员。佩卡的三个儿子都成了职业球员:大儿子身高1米97,踢足球打抢点中锋,在皇马B队踢过一年;二儿子就是劳里,还有一个也打篮球,但是因伤提前退役的老三。也就是说,从小跟着老爸一起拍球的小马尔卡宁,在同学都在看冰球的时候,正在看NBA。而不可思议的是,1997年出生的马尔卡宁,最喜欢的篮球运动员居然是迈克尔-乔丹。

由于模仿乔丹,小马尔卡宁的打法就和他身材完全不符,他非常享受一条龙快攻暴扣的感觉,小时候就无比热爱站在三分线外跟对手一对一。而这一点显然得到了另一位芬兰传奇,曾经在老鹰打过2年的汉诺-莫托拉的鼓励。

莫托拉在犹他大学毕业,是芬兰第一位被选中的NBA球员,身高2米11的他实际上是一个能在外线持球,有一手远投能力的标准欧洲大前锋,但在2000年的老鹰,他被安排当无球锋线,只能跟在场上跑;第二年更是被安排打中锋去了,两个几乎全勤的赛季过后,莫托拉再也没留在NBA。

作为芬兰篮坛最受尊重的先行者,莫托拉对后辈有足够的发言权,他并不挑剔马尔卡宁另类的持球打法,反而不断鼓励他最好更自私一点,马尔卡宁回忆说,莫托拉经常在他面前懊悔,“我要是当年不听话一点,是不是就能在NBA多待几年了?”

莫托拉说,“在犹他大学的四年里,教练一直告诉我,什么是好的投篮,等到进了NBA才明白,只要能出手,都是好投篮,投不出去的才是烂投篮。篮球的确是团队运动,但是只有更主动的人才能拿大合同,所谓团队啊配合啊,在你出名之前,都是假的,有机会就得去表现自己。”

在莫托拉的教导下,马尔卡宁更加快乐地享受篮球,反正芬兰同龄人也没有比他更强的,大家都乐意把球交给他,然后看着他在外线一打五,一步过掉防守人,冲进去上篮或者暴扣。

看着乔丹录像带长大的马尔卡宁,从小一直穿着23号,他不但比赛气质模仿乔丹,也完全认同乔丹的篮球理念:赢球必须是第一位,用于承担责任,队友不行的线岁就入选了芬兰国家队,打了2017年在芬兰进行的欧锦赛,场均19.5分5.7篮板,进了16强。很多人因此夸奖他的成熟和担当,但马尔卡宁自己不以为意,“那不是应该的吗?我是说,如果我是能力最强的,那我就应该做多一点事情,这都是自然而然的。”

“我知道我得自私一点,”他说,“因为我有把握,我都说不清楚每天在训练馆里投多少个小时的球,关键时刻,必然是我来完成。”

爹妈作证,马尔卡宁对训练有着可怕的热爱。他们居住的于韦斯屈莱冬天只有5个小时白天,而马尔卡宁会把这5个小时都花在后院练球上,爸妈有时候都得跑到后院对他喊,再打球就没饭吃了。

他的想法也特别单纯,“我是说,芬兰的小孩们都只认识勒布朗-詹姆斯,或者别的几个NBA球星。你说,咱们就不能也出一个?”

19岁那年,马尔卡宁去了亚利桑那大学,目标是一年后参选。去了大学之后,他立刻把教练震惊了——“我们每天都要去健身房把他撵出来,”副主教练说,“你就找不到比他更爱训练的。”

老马尔卡宁说,他有一次去大学看儿子,结果就在休息室坐了45分钟,副主教练实在看不下去,进了训练场喊他,“你爸等你吃饭呢!”他回了一句,“等我投完这组的!”

一年之后,他的选秀行情非常顺利,一直排在前十以内。不过那会儿球探们对他的定位还是有点刻板,管他叫“芬兰小司机”,只不过是“运球更多一点的版本”。独行侠当时拥有第9顺位,德克在采访里明确表示不支持选他,“你们就说吧,模板像我的,有一个好人吗?”

其实马尔卡宁打法并不像德克,至少他自己觉得自己是完完全全按照乔丹练的,当然了,早年的德克打球也让乔丹觉得像他自己。本质原因是,乔丹的打法按照今天的位置划分其实是小前锋,而马尔卡宁的技术动作就是个外线,总是被人当成内线——或者说,因为他往往是场上最高的也最能跳的,所以经常被安排去里面抢篮板。但要是抢到了,马尔卡宁基本上都自己一条龙长驱直入,芬兰国家队的主要战术就是马尔卡宁一个人干,其他队友呐喊助威。

进入NBA开始时马尔卡宁并不太顺利。公牛在那年在霍伊博格的带领下倡导“谁抢到球谁就出手”战术,一共9个人场均得分上双。本质上来说,拉文和血花兄弟米罗蒂奇和波蒂斯都是有球就开火的主,马尔卡宁虽然打了68场首发,但真正拿到的球权真不多,而且在队里也没什么战术可言。

有一次公牛打客场,去了多伦多,马尔卡宁联系到了退役球员庞德塞特,问能不能借用他的力量室。训练完俩人一起吃晚饭,马尔卡宁又问他当年是怎么防守科比和麦迪的,庞德塞特对他的求知欲感到震惊,因为现在那些自大的黑人小孩很少有人会问他这些问题,于是庞德塞特干脆倾囊相授:“他就像一块海绵,”庞德塞特说,“每天都在吸取新知识。”

但马尔卡宁觉得这很正常啊,“我是新秀,第一年就是来学习的,我想一直住在健身房,但我也得学着更聪明一点。”

在芝加哥打球对马尔卡宁来说算得上梦想成真,毕竟这座球场他小时候在电视里看过无数次,现在可以在这里打球。不过23号穿在门口的雕像身上,他得改穿24号。在公牛的前面四年,马尔卡宁的出场时间越来越少,美国人习惯性认为会投篮的欧洲白人大个子就等于空间型大前锋,定位就是三分线外的高炮台,但马尔卡宁其实不怎么习惯这个角色,他的出手更多是那种英雄时刻:就像乔丹晃翻拉塞尔那样,一个超大幅度的体前变向,接一个稳稳的潇洒出手。

也正是这个原因,很多固执的教练,觉得马尔卡宁打法华而不实,更像是为了出风头耍帅。新秀合同四年过了之后,他拒绝了公牛4年6000万的续约合同,骑士送出一个首轮,给他开了4年6700万。当然,这里也没有23号,所以他还是24号。

严格来说,在骑士的一年并不是失望的,马尔卡宁说是在这里找到了享受篮球的快乐。他还记得来骑士训练场的第一天,有个教练一脸严肃跟他说,“想好了吗,进去的人都要练到精疲力尽才能走。”

他坦言自己压力太大了,“我想让更多芬兰的年轻人打篮球,越来越多的球员来NBA才好。所以我必须在这有点成绩,才能吸引他们喜欢篮球,我的责任很重大。”

“在公牛的时候,我被安排打我习惯的角色,打得不好,我就会很自责,往复循环,情况越来越难。”他回忆说,“但我也知道,我不会改变打法,因为这才是我。”

他在骑士被安排打小前锋,当然更多时候是三高中的万金油来使。换句话来说,马尔卡宁被骑士签下,更大程度上是捡漏一个好球员,而不是着力培养的核心成员。短暂的一年过去,他又一次被摆上货架,对他未来生涯还有信心的,没有多少人。

但至少,越来越多的芬兰人看到了他的优秀,而他也用更加耀眼的表现,回报支持他的同胞们。

2022年欧锦赛,马尔卡宁在16进8的比赛里,29投19中,狂轰43分,外加9篮板3助攻3抢断,0次失误,一个人锤爆了克罗地亚的NBA锋线年重返八强。那些曾经不看好他的人,对他不吝溢美之词,最让他喜欢的赞扬,是说他线号,充满着坚定的勇气。

而他说,“我只是在努力做球队需要我做的事情,有些时候,篮球之神就是会眷顾你,让你怎么投怎么有。”

这场43分的比赛,实际上发生在骑士和爵士的交易之后,他明白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了,机遇和挑战,还有自由自在打球的快乐。“我真的不在乎数据,多得分是为了赢球。能和一群有认同感,有同样目标的队友打球,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哈迪说,“这支球队真正让人喜欢的地方,是每个人都很有激情和快乐,他们为彼此感到高兴,每个人都能得到球权,每个人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那么,绕了一个大圈子,终于回到正轨的马尔卡宁,正在做一件和他的老师莫托拉观点相悖的事情。

“不用看数据单,我们就是能享受比赛。只要做正确的事情,接下来的,都是水到渠成。”